[都市激情]【偏偏要做你的M】(4.2)【作者:deltat】

发布: 2020-04-06 编辑: AV悠悠影院

头条: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字数: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2章

  我还没从剧痛中缓过来,吴小涵就已经开口又问我:「你想我换上哪双鞋子直接踩你啊?」

  「踩?」

  吴小涵解释说:「对啊,不踩的话,怎么把那些订书钉从你的鸡鸡里弄出来呢?」

  她那语气里,仿佛带着「这么明显的道理你怎么不知道」的责怪和嘲笑。
  我完全被吓坏,不知如何反应。

  「怎么了?」她说:「总不能直接用这双拖鞋来踩吧?不然,你的脏血要是溅到我脚上,把我的脚弄脏了该多不好。」

  「哦……」我愣住的声音充满了委屈。

  「装什么委屈呢?」吴小涵轻轻打了一下我的脸:「我这么羞辱你,你肯定是更兴奋的吧,小贱狗?」

  「我……」确实,听到她刚才做出的羞辱和嫌弃,我是更加兴奋了。

  啪——这次,打在我脸上的变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老实说,是不是想要学姐穿上靴子来踩烂你的小鸡鸡呀?」

  虽然我是不喜欢疼痛,但是那种被踩烂还要被嫌弃的羞辱,确实吸引着我。
  「我……是……想要。」

  「那就来求我吧。」吴小涵一边说着,柔嫩的手掌慢慢贴着我的脸颊滑过,仿佛随时都会猛然抬起抽打上我一耳光。

  「嗯,」被她的体温麻醉了的我,没有思考,只是凭着习惯做出了最大程度的服从:「求求学姐踩我吧,把我的鸡鸡踩烂都好。我现在去帮学姐把靴子叼过来换上,不会弄脏学姐的脚的。」

  「真乖,不愧是学姐的小贱狗呢。」

  吴小涵看着我爬到鞋柜前,又开口交待我说:「别找底薄的靴子噢,万一订书钉扎破鞋底戳到我的脚,就不好了。要不……就左边的那双坡根皮靴吧。」
  我如她所说,老老实实把靴子叼了过来,在她的袜香中为她换上了靴子。
  等我跪回茶几的边缘,她也再次站上茶几的一刻,看着她那不容置疑的皮靴,我有种「活不过今天」的预感。

  很快,她用鞋底轻轻压在我的鸡鸡上,揉搓起来。

  那种左右往复的揉搓,拉扯着我鸡鸡里近百枚订书钉,齐齐撕扯着我脆弱的皮肉,让我疼痛不已。

  她很快又加大力气,用鞋底重重压在我的鸡鸡上,扭动起来。

  订书钉的尖头在我的海绵体里肆意地戳来戳去,在我的身体里不止地制造着刺痛和创伤。

  我疼得又一次叫喊出声,差点忍不住抱住吴小涵的脚想挪开——可是,我知道,在调教的时候,我是没有资格碰到吴小涵的腿脚的。

  鲜血很快从我无助的下体中漫出来,在茶几上积成一片红滩。

  可吴小涵很快就抬起了脚,自己走下了茶几,往鞋柜走去。

  她靴底的血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串猩红的鞋印。

  在我正为她的举动感到疑惑时,她就拿着一根从她帆布鞋上拆下来的鞋带回来了。

  她看我一脸不解,不屑地解释说:「我要把你鸡鸡根部给绑住啊,不然一会儿你要是失血过多死了,就不会惨叫了,虐起来多没劲。」

  「哦……」这个冷酷的解释让我简直不敢多说什么。

  绑好后,吴小涵又一次站上了茶几;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猛烈地一下子跺下来。

  她并没有正正朝下地跺下,而是斜向下踩下来,靴底因此踩着我的鸡鸡在桌面上滑移了几厘米,把我可怜的鸡鸡撕扯到一个更加扭曲的角度。

  我抽搐着惨叫出声,疼得都能感受到血液在冲击着自己的脑壳。

  「啊——啊……疼……」我的声音尖锐得让自己的耳朵都要受不了了。
  她终于抬起脚来时,我才看到,有几枚订书钉在她这样的的攻势下,从我的鸡鸡上脱落了下来。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共有八颗订书钉下来了呢。」吴小涵感叹说:「坚持住,还有很多呢。」

  她抬起脚,又是猛然一踩。

  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猛然撕开了我泪腺的最后防御,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我不敢开口求饶,便一眼泪水地仰望着吴小涵,期望吴小涵能从我的眼神中读出我的痛苦和无助。

  吴小涵显然读了出来——但她没有心软,而只是更加兴奋,狠狠踩住我的下体,压在茶几的石面上一阵揉搓。

  终于又有好几枚订书钉被她这么揉搓了下来——虽然,和订书钉一起出来的,还有控制不住的鲜血。

  而我只感到无数针尖在阴茎里刺穿着每一个细胞,把每一个神经元的痛觉传递能力推到了极限。

  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钻心的痛苦了——这种痛苦,已经快要将我的神经系统都折磨崩溃。

  因此,吴小涵再次抬起脚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向后瘫倒在了地上。

  吴小涵冷冷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把你的鸡鸡放回来。」

  我疼得几乎动不了,只能乞求:「求求你,小涵学姐,放过我吧,求求你……」

  「放回来。」她没有半句废话。

  我无助地哀求着:「求求你,我真的不行了……」

  「放回来。我最后说一遍。三……二……一……」

  吴小涵冰冷的声音令人心惊胆寒;我吓得赶紧拼凑起自己,把下体搭回台面边缘。

  她狠狠地将靴底踩压到我几乎已经残废的鸡鸡上,把另一只脚完全悬空,用全身重量压上来,狠狠地扭动着。

  我知道,这是她对我刚才的躲逃的报复。

  明明在报复我,吴小涵却立刻就切换到了一副很无辜的表情:「很疼吗,小冬瓜?我看你的眼泪都出来了呢……」

  「疼……」我从呻吟中勉强挤出这个字来。

  「受不了了吗?」

  吴小涵抬起脚,一脸天真地问我:「那怎么办呢?」

  我知道,求饶不可能有半点作用——绝大多数订书钉都还留在我的下体,全部弄掉之前,吴小涵是不会半途而废的。

  但是,这样的疼痛,我一秒也不愿再承受了——宁愿付出一切代价,来脱离苦海。

  是的,「生不如死」这个词,此刻都已经并不夸张了;每一个神经元都在撕裂着的我,现在,真的只想逃脱着非人的折磨那么,只有一个出路了——

  我喘了几口气,一边哭着,一边说出:「小涵学姐……求求你……割了我的鸡鸡吧。求你了。」

  「哦?」吴小涵还是一脸无辜,像是很惊奇的样子:「为什么呀?那么大的鸡鸡,你怎么就不想要了呢?」

  「疼……太疼了……」我已经毫无气力,只能勉强挤出这几个字。

  「就这么点疼,你真的不想要你的鸡鸡了?」

  「嗯。」我实在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出路。

  「既然你都愿意不要它了,那它就是我的了,对不对?」

  我没力气仔细思考,只是随口回答:「对。」

  吴小涵低头看着我:「反正都是你不要的东西了,我就可以随便对待了,不是吗?」

  我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不知如何应对。

  说时迟,那时快,吴小涵高高跳起,把那双精美的皮靴重重地跺踩在我已经完全变形的阴茎上。

  我疼得全身抽搐,眼前一片昏花,甚至耳朵都已经出现了幻听。

  她却还在卖乖:「哎,这样的大鸡巴多宝贵呀,可惜你居然不要了,那我只好帮你处理掉咯。」

  我完全没力气回应她;唯一能让我稍稍庆幸的是,她拔起脚时,终于又带下几枚订书钉来。

  但是她很快就又一次跳起,双脚的靴底结结实实砸在我那根依然钉满订书钉的烂肉上。

  我感到一阵眩晕,身体的神经像被抽空,不由自主地向后一倒,躺在地上。
  在半昏迷中,我依然听见那个冰冷的女声:「爬起来,把你的鸡鸡放回来。」
  我想开口求饶,却发现连嘴巴都快不听我使唤了,最终结结巴巴地说出:「求求你……」

  「放回来。不要逼我再说一遍。」她高傲的声音容不得半句反驳。

  我用手撑住地板,用最后的体力爬起来,颤抖着把自己下身的那坨烂肉摆回茶几上。

  我抬起头,用极度可怜的眼神仰望着她,企图换来一些怜悯。

  「是不是受不了了,不想被踩了呀?」吴小涵问道。

  「嗯。」我含着眼泪点点头。

  她用手指勾起了我的下巴,和我直直对视:「你觉得我应该听你的吗?」
  我当然知道在她的眼里合格的答案是什么——可是我的身体却在强逼着我做出相反的回答。

  纠结了两秒,我实在没有勇气做出任何一个选择。

  吴小涵的手很快就重重给了我一个耳光,没好气地追问道:「回答我呀。你觉得我应该听你的话放过你吗?」

  看到她如此残暴,我终究还是咬着牙摇了摇头。

  「看来你也知道嘛。那既然这样——」

  嘭——吴小涵又一脚跺了下来。

  「啊……呜呜呜……小涵学姐……我……」

  嘭——又是一脚。

  「啊啊啊……小涵学姐……求求你……」

  也许是被我越来越大的惨叫声弄得有些受不了了,吴小涵说道:「好啦好啦,你看你这委屈的样子。那就先不踩你一会儿,换踢的方式试试吧。」

  吴小涵果然没有再猛跺,而是用靴尖开始踢起我的鸡鸡来。

  每一下踢踹,都把它踢得弯折、扭曲,血液飞溅。

  一边踢,她还一边鼓励着我:「乖,不要躲,不要动哦,我知道你能做个好M的噢……」

  「嗯。」我抽泣着答应着她,可还是忍不住颤抖着身体呻吟出声。

  「一定要坚持住噢。是你实在受不了我跺你,为了照顾你,我才换成踢的噢,你可别辜负我的一片好心……」

  「嗯,谢谢学姐……」一边说着,我的眼泪一边止不住地往下流。

  可很快,靴子越来越猛烈的踹击就让我再次实在难以招架:「啊……疼……我疼……我不行了……啊……」

  「怎么能说你不行呢?你可是我最棒的M,不会这么一点疼都受不了的呀。」她继续鼓励着。

  在她这样的鼓励下,我竟然真的一直没有躲逃——我双手牢牢握住茶几的边缘,绷紧着肌肉让身体不往后倒下;我简直怀疑那石制的台面都会被我捏得变形。
  好在,在她的踢打下,除了血花外,确实又有几枚订书钉这么脱落下来。
  只是,龟头上的那些订书钉,似乎格外顽固,一直没有完全脱落。

  我还在透支着体力,强撑着接受她的虐待。

  可是吴小涵却忽然宣布说:「这么踢你好累的呢,我还是踩吧。委屈你一下啦,好好忍住噢。」

  说完她就已经跳了起来,双脚砸到我的肉棒上,再一次用那漂亮的黑色皮靴踩在上面不停扭动。

  终于,在我抽搐、嘶喊、眩晕,几近昏迷的时候,吴小涵抬起了脚。

  看到她停下,我连简直跪在茶几前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再一次直接瘫到了地上。

  我看了看可怜的鸡鸡——如果此刻还能够称作是一根鸡鸡的话,已经真正血肉模糊。

  订书钉的撕扯,已经让表皮破损不堪,到处是长长的口子——许多划开的口子里还有着或深或浅的坑洞,许多还露出了粉白色的东西。

  那块烂肉——这已经是最合适的称呼了,它肿得不成样子,极其不对称,一侧血肿到硕大,一侧却已经干瘪。

  而这一次,吴小涵没有再命令我放回去,只是呆站在茶几上,看着我。
  看来,她是总算要放过我了?真是谢天谢地。

  不——吴小涵在我做出反应之前,已经从茶几上跳了下来,双脚稳稳落在我的胸口。

  那巨大的冲击力,差点把我毫无防备的肋骨给震碎。

  她落在我的胸口后,又走到了我的肚皮上蹲了下来。

  而我的胸口也已经留下了两个红色的鞋印——显然是她靴底先前沾上的鲜血。
  只是,那鞋印纤细得竟有些性感,让我一时间竟觉得能让吴小涵在我身上临时留下这个一个印迹也算是件幸福的事情。

  她在我肚子上蹲下,只是为了仔细看一看我饱经摧残的肉棒——她数了数还剩在上面的订书钉,一共还剩十四枚。

  「哎,这十几颗订书钉真是顽强呢,怎么踩都搓不下来,我只好换个方法咯。」
  「啊?」我无法想象她还要怎么对待我。

  而她已经从我的身体上走了下来:「爬到调教室里等我吧。」

  「小涵学姐……」我开口想要求饶。

  「让你去你就赶快去呀!」她轻蔑地踢了我一脚:「是不是不想做我的M了?」
  「对不起……」我低声下气地说着:「我这就去,你别生气。」

  看来,今天充当她的出气筒,要面对的果然那个最严厉而残暴的女S吴小涵。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