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激情]【狩猎爱丽丝】(02)【作者:wjd1985】

发布: 2020-04-06 编辑: AV悠悠影院

头条: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字数:82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每一次做爱,都是一次反抗

  丽莎说自己喜欢的是红色,本应该是那样才对。

  「我们根据你的潜意识帮你塑造了新的样子,完成这个形象实际上是你自己,我只不过是调整一下边边角角。」惠这样告诉丽莎。

  白色的长发,如同玻璃工艺品般细躯体外包裹着一件白色的连衣长裙,半透明的黑丝萦绕而下的是一双乳白色的高跟鞋。自己喜欢的红色成为了衣裙边边角角勾勒出边缘的花边;踮起脚尖,纤细的高跟鞋鞋底有如刚刚从血泊中踩过一样的鲜亮;一双猩红的掠食者的菱形瞳孔,让人看着不禁勾起被铭刻在基因中的恐怖回忆。

  这是丽莎的新生,如圣女般的圣洁,又比恶魔般的嗜血。

  她兴奋的看着技能树中星罗棋布的技能,在技能预览中她看到了从她的身体中溢出了的『鲜血』组合成了各种各样的能力。

  不过,现在没有了消毒水的味道……稍微有些不安呢……

  ……

  ……

  ……

  对于少女们来说是游乐场,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是地狱。

  对于她们的服务对象来说,有时候总希望一些人可以直接人间蒸发,任何人再也找不到他们,于是,他们就出现这里——少女们的地底藏身处。

  装潢奢华的房间中,天花板和墙壁上横七竖八的吊着几个全身赤裸的男人,用尤妮丝的说法,项圈是一种奖励,连项圈都资格佩戴的人是连奴隶都不如的玩具,项圈亦是一种所有物的标记,没有项圈的玩具代表着没有被任何一位少女认领,随时都可能变成被玩坏后丢弃的垃圾。身为房间主人的两位少女十分惬意的坐在沙发上,在少女的身边几个浑身上下只有项圈的男人正在一旁殷勤的服侍着一黑一白的两位少女;正看着手中平板电脑的白衣少女是丽莎:而另外一个穿着黑色真丝吊带内衣的少女叫做遥,一头粉红可爱的长发在后颈由黑色蝴蝶结结成了一束秀丽的马尾,瘦弱纤细的躯体缺撑起了一对和她的年龄与体型都不相称的巨乳,弱不禁风的外表看上去不禁想要人将其小心翼翼的拥入怀中。

  「爸爸,轮到我了~ 」遥对跪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说,在男人项圈下的宠物信息标签里遥亲自写下『爸爸』两个字。

  跪在旁边的男人双手被手铐锁在背后,只得费力的弯下腰,用嘴在地上插满飞镖的盒子中叼起一支飞镖。

  「谢谢爸爸~ 」遥十分开心的用纤细的手指捻起飞镖,冒着点点寒光的镖尖对准了一个浑身插满飞镖被绑在屋中间的X型刑架上的男人,失去气力的他双腿已经无法继续支撑躯体,身体完全靠着双臂吊挂在刑架上。在刑架旁边站立着一个身穿女仆装的女生,她的年龄要比两位少女稍微大一点,看上去差不多是刚刚上高中的样子。干练的黑色短发刚好到下巴,如果她能够去上学,那么差不多应该是那种在班上各种方面都平平的女生吧?从她的表情上可以看出她并不喜欢这场杀戮游戏,伴随着飞镖每次落在男人的身上发出的哀嚎,她瘦弱的身躯也会随之颤抖。

  「那我就……瞄准心脏……没有火控模块……还是蛮有挑战的……」

  「呜!呜!」飞镖半个镖身嵌入了男人左胸,男人在痛苦的刺激下再次抬起了脑袋用祈求的眼神看向少女,但是他看到的只有少女发出的欢笑。

  「嘿,你们在看什么呢。」丽莎对着周围服侍丽莎的奴隶问道,虽然语气中带着几分温柔,却令几个奴隶发出一阵颤抖:趴在丽莎脚边的是一个腰粗腿圆的胖子,他厚实的脂肪也让他被选中成为了丽莎的脚垫,丽莎把双腿正放在胖子背上休息,而一对黑丝下若隐若现的玉足被两个脚奴来会舔舐,黑色的丝袜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着晶莹的光芒;而稍远一点,一个奴隶正举着一只白色高跟鞋,高跟鞋的鞋尖放在奴隶的努力张大的口中,而因为劳累而微微颤抖的双手捧着纤细的长根,看样子随时高跟鞋都会掉下来,而另外一只高跟鞋的鞋跟直接插入奴隶的马眼,几股水珠从马眼和细根的交界处冒出来。

  「嘿!鞋奴。」丽莎看向双臂正在颤抖的鞋奴「如果鞋子掉到了地上的话,你可是会受到惩罚的哦,你是我选中的鞋奴,这双鞋子就是比你的生命更加重要的东西。」

  「好了,轮到我了……差不多也该……」丽莎回过身,飞镖从丽莎手中飞出去,直接插入了男人心脏,一束束鲜血伴随着心脏的每次跳动涌出。

  「啊——————」已经半死的男人发出最后的惨叫,最后在刑架上挣扎了几下,便没有了动静。

  「哇~ 正中靶心,看来直接死掉了呢……」

  「竟然中了……」这甚至超出了丽莎的预计。

  「看来这个人也不行了……」丽莎伸出一只手,浑身插满飞镖的男人脚边突然冒出几只怪异细长的血红长臂,血手迅速的将男人从刑架上解下,然后被像个篮球一样扔到房间角落的铁笼中。铁笼很高,上面没有铁栏,里面躺着很多鲜血淋漓的『玩具』。一些已经死掉残缺不全的躯体被活着的人堆在了最下面,而上面则是那些是仍然呻吟着的伤者。铁笼只是一个暂时性的垃圾堆放处,底部的管道经过几个弯曲的滑道最终将达到一个燃烧室,最终所有的垃圾都会被烧成灰烬后和大地融为一体。

  「hi……让各位久等了,那么,下一个幸运的人会是谁呢?」下一轮『选购』开始了,『货架上』的三个『玩具』无不畏怯的看着血手从自己身边掠过,除了祈祷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

  「啊——」遥站起身,牵起爸爸的项圈上的锁链伸了一个懒腰「我去泡个澡和爸爸睡觉了~ 明天还和爸爸有约会。」

  「好吧,晚安。」

  「晚安。」遥牵着从地上爬行的爸爸走出了房间。

  「毒品犯罪一直以来是我们国家的威胁,无数的战士献身在了与毒贩的战斗中,然而现在,其中的最大罪犯,卡萨帝奥斯·罗纳德已经死在了自认为安全的别墅中……」老者正在台上发表着慷慨激昂的演说。

  「军方高层宣布,毒贩卡萨帝奥斯·罗纳德昨日在军方的抓捕行动中引爆了藏匿处的炸弹,随后军方在其藏匿处的废墟中挖掘出了罗纳德以及其追随者的尸体,而军方在本次抓捕行动中仅有一人受伤……」

  「哎……新闻里果然不会有我们什么事呢……」丽莎拿过桌面上的平板电脑「差不多我们也去该睡觉吧……我看看有没有新的游戏……」

  举着高跟鞋的鞋奴已经保持着仰头举手的姿势半个多小时了,无法咽下的口水顺着嘴边落下一道长丝,双手和后颈也差不多到了极限,高跟鞋也在手中开始晃动起来。

  「啊!」高跟鞋滚落在地上,鞋奴惊恐的连忙捡起高跟鞋。

  「你在做什么?」丽莎艳丽的问。

  「对不起……对不起主人。」鞋奴连连道歉。

  「你知道你刚刚犯了什么错误吗?」

  鞋奴不敢回答。

  「你们先起来。」丽莎对胖子和两个正在舔脚的脚奴说,然后招呼着犯错的鞋奴。「你过来,拿着鞋子,跪在我面前。」

  鞋奴捧着一双之前舔的干干净净的白色高跟鞋跪在丽莎面前。

  丽莎伸出了正泛着珠光的纤细玉足,弯曲的脚裸和盈盈一握的小腿形成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请为我把鞋给我穿上。」

  鞋奴不敢怠慢,她小心翼翼的举着主人的脚,把高跟鞋套在主人的脚上。
  「那么……」从鞋奴的身边伸出的血手立刻抓把鞋奴的双腿大开固定在地上,自己的阴茎毫无保留展现在丽莎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请饶恕我……主人,对不起……」鞋奴哭泣着求饶。
  「把主人的高跟鞋掉落在地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今天一定要好好惩罚你,做好觉悟吧。」丽莎站起身,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了鞋奴的阴茎上。
  「啊……啊……」高跟鞋纤细的鞋跟轻轻插在微微勃起的肉棒上,丽莎踮起脚尖,用更加平缓的鞋底碾压着龟头,尽管自己随时都可能被碎尸万段,但是鞋奴的肉棒依旧在丽莎的踩踏下变得越来越大。

  「怎么?在这种状态下竟然勃起了吗?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恋鞋癖变态呢。」高跟鞋鞋底从根部到龟头,来会磨蹭着粗壮的肉棒,血红色的鞋底是完全平滑的表面,之前鞋奴的唾液也起到了润滑的作用,鞋奴的龟头不断吐出一串串晶莹的露珠。

  「这就想要射了吗?可惜……这可不行的哦……」丽莎的高跟鞋拿开了,然后脚尖轻轻踩在了鞋奴的蛋蛋上,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体重,但是神经敏感的睾丸被踩踏立刻让鞋奴疼痛的挣扎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请主人放过我……奴隶知道错了。」鞋奴哭了出来。
  「坏的孩子就要受到惩罚!」丽莎用鞋跟挑起肉棒,细长的鞋跟直接插入了奴隶的尿道,已经勃起的肉棒尿道本来仅有的一丝丝缝隙被鞋跟硬生生的撑开。
  「不要……不要……」奴隶已经在恐惧下开始颤抖。因为差不多是昨天,一个被丽莎用鞋跟插入马眼的男人直接被鞋跟直接刺入了身体,丽莎残忍的抽插着,无法勃起的软绵绵的阴茎被鞋跟直接刺穿,串着阴茎的纤细鞋跟又刺入那个男人的膀胱,最后男人的整个下半身被踩成了一团肉酱。那份恐惧的回忆看上去就要在自己的身上重现。「奴隶下次一定不会再掉了,奴隶保证不会了……」

  「没有下次了哦。」丽莎轻轻的转动着高跟鞋,高跟鞋的鞋跟在鞋奴的尿道中来会剐蹭,然后丽莎正在鞋奴尿道的可以承受的极限来会上下抽插。

  「怎么样……很舒服吗?」丽莎笑着「一定很舒服吧……接下来……」
  丽莎把鞋跟从奴隶的尿道中拔了出来,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奴隶的精液竟然一起喷涌而出,沾有一点点血丝的精液喷射在了地板上。

  「啊……」意味深长的长叹「竟然……在我允许之前射精……而且……你知道这是在做什么嘛?这是惩罚,你竟然在惩罚中射精了……这真是……」

  完全射精之后,鞋奴的身体和精神都降到了低谷,他知道死亡距离自己不远了,而且很可能是无法言喻的极致痛苦的死法。

  「先把你射出的精液舔干净。」血手放开了鞋奴,然后丽莎把另外三个吊在旁边的『玩具』从锁链上放下来,命令他们站在一边。

  丽莎坐在沙发上,纤纤玉手托起其中一个『玩具』的蛋蛋,蛋蛋在丽莎的指尖来会穿移,刚刚射精的鞋奴头也不敢抬的跪在地板上舔舐着自己刚刚射出的精液,当鞋奴完全舔完的时候,丽莎用脚勾起奴隶的下巴。

  「起来,站在我旁边。」

  鞋奴站过去,等待着自己命运的宣判。

  左边是『玩具』,右边是自己,丽莎同时伸出两只手轻轻玩弄着左右两边的蛋蛋,「恩……恩……这个……」丽莎好像在对两边蛋蛋的品质做出评价一样。
  「今天晚上,你们之中,只有一个人的蛋蛋可以完好无损,那就是可以射出更加美味的精液的蛋蛋。」丽莎的手握住了左边玩具的肉棒,来会的套弄着,但是由于恐惧玩具的肉棒根本没办法勃起,丽莎完全放开了右边鞋奴的蛋蛋,一直手轻柔的按摩着玩具的睾丸,另外一只手温柔着一下下按摩着肉棒。在少女宛若无骨的十指玩弄之下,玩具的肉棒也慢慢的立了起来。

  丽莎水嫩的小口迎了上去,将勃起的肉棒尽量吞下,同时不忘看向右边的鞋奴,「呜……呜……真是……美味……鞋奴,也请你射出精液让我品尝啊……」
  鞋奴刚刚想要动手,立刻被身后的血手抓住,被迫看着丽莎正双眼迷离为玩具进行着口交。

  「怎么,如果你不能射出精液,就视为你完全落败。」玩具的肉棒已经勃起到最大,红色的矛箭一下下刺入丽莎的口中。

  主人……我的主人……鞋奴的心中回想起自己决心跪在丽莎面前臣服的时候,回想起丽莎亲自为他带上红色项圈的时候,想起自己在牢房中一觉醒来时丽莎突然睡在自己怀中的时候……而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自己马上就要被主人抛弃了,但是自己仍然深爱着主人,想要被主人继续永远的支配下去。但是这时的主人口中竟然含着另外一个人的阴茎,自己这时候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想到这一切,自己的阴茎竟然也微微的勃起了。

  「嗯……恩……」丽莎仔细的舔干净了刚刚射出了大量精液的肉棒。「真是一根不错的肉棒呢……」

  丽莎做正了身体,重新把两个人蛋蛋托起。

  「那么,胜负显而易见吧?」丽莎不屑的看向流着眼泪的鞋奴。

  「主人……对不起……请放过奴隶……我真的愿意一生奉献给主人……」鞋奴绝望着哭喊着。

  「你哭也没有用,乖乖接受惩罚吧……」丽莎慢慢的握紧右手「请你不要做不切实际幻想了,因为……」

  「我怎么可能会捏碎你的蛋蛋呢?」丽莎的眼睛仍然看着右边的鞋奴,对他发出一丝得意的嘲笑,然后双手突然捏在左边玩具的睾丸上。「你可是我选中的奴隶。」

  一瞬间的转变让左边的玩具瞬间绝望,几只血手把玩具的四肢牢牢抓住。
  「你看看这个肉棒,哪怕让我都用手都没有反应,这样的肉棒……这样的蛋蛋……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呢?」丽莎的双手分别揉捏了玩具的两个蛋蛋,两个蛋蛋在指尖的揉搓之下来回挤压变形。

  「卟——卟……」玩具的口塞没有打开,所以连发出正常的声音都不能。
  「好了,那么……」丽莎将两个蛋蛋挤在一起,然后毫不留情的把力量注入到指尖。

  『呱唧—』完整的蛋蛋触感消失了,丽莎一点点捏着睾丸剩余的组织,不论什么都要完全捏碎,整个阴囊被只剩下紫红色的一片……

  玩具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

  「消失吧。」从地上出现了一张血红色巨龙的深喉,把玩具的躯体一口吞下,然后消失在了血池中。「真是难看。」

  剩余的一个玩具吓得连忙跪在地上连连求饶,不过丽莎看上去已经没有了什么继续游戏的兴趣。她站起身,轻轻踢了踢求饶的玩具胯下。

  「完全不合格呢……」丽莎指了指跪在一旁的胖子「这位奴隶当时可是硬的如同金棒呢……」

  跪在一旁胖子有些尴尬的傻笑。

  丽莎脱掉高跟鞋,轻轻一跃,落在了刚刚哭成泪人的鞋奴肩膀上。丽莎的举动变化太快,鞋奴没有反应过来,差点摔倒,但是丽莎环着鞋奴的身体绕了一圈,帮助鞋奴回稳了重心,最终娇哒哒的依偎在男人的怀中。

  「那么,就给二位一个不那么痛苦的结束吧。请坐在地上,并且把自己的睾丸放入任意一个高跟鞋中,当然,不可以移动鞋子的位置。」

  刚刚跪在地上的玩具已经心灰意冷,他这几天已经亲眼目睹了无数的残忍的刑法,『不那么痛苦』的死亡时他现在唯一可求的。他深吸了一口气,不太甘心的坐在了高跟鞋旁边,把自己的阴囊放在了高跟鞋里。

  另外一个玩具似乎不那么请愿,他甚至解开了绑在自己嘴上的口塞。

  丽莎叹了一口气……有骨气的人自己见得多了,不过……惠让她深刻的意识到,仅仅存在了20万年的智人和野草一样,不过是这个宇宙中最平凡脆弱的东西……

  「你玩够了没有……啊……」自己的拇指被血手掰弯「你们……啊!」另外一根。

  「你知道……你身上有多少根骨头可以让我捏碎吗?我们就从左脚开始吧……」

  『咔吧,咔吧』玩具的骨头不断被捏碎,但是身体依旧被血手按在地上,整个阴囊也被放在了高跟鞋中。

  丽莎从鞋奴怀中跃起,纤细脚尖完美的踏入高跟鞋中,脚后跟在即将要落在一左一右的蛋蛋上的时候,丽莎暂停了一下。他看向左边听话的玩具,只是轻轻的搭在上面,又看了看右边不听话的玩具,摇了摇头。

  血手停住了,玩具的左脚已经血肉模糊,半个脚掌已经不见了,血手开始抑制住玩具脚掌的伤势。

  「要继续吗?」丽莎残忍的问「接下来说,请丽莎大人踩碎我的蛋蛋吧,我就给你个痛快。」

  玩具没有回答。

  「人类畏惧的东西还有很多呢……比如……火。」一滴沸腾的血液从空中落下,滴落在玩具左肩,然后右腿,前胸……血液开始分解男人的肉体,皮肤、脂肪、肌肉、一层层的化作了脓水和青烟。

  深入骨髓的灼烧感,玩具仍然咬着牙坚持。

  「恩……还不屈服嘛?好吧,我想你听过缸中之脑这个说法吧?」男人听到这个词后立刻抬起了头,那是一个恐怖的假说,即把大脑完美的摘取下来,放入一个充满培养液的缸中,然后被大脑的神经末梢被和一台超级计算机连接起来,通过计算机输入的信号可以完美再现大脑活在世上的假象。「这里可是有这样的设备哦,如果你再不说的话,那么你从今天开始到末日,都会无限重复的体验被我反复踩碎蛋蛋的感觉。就算我哪一天回心转意了,决定饶恕你,也可能把你的思维忘在了存在哪里,想要救都救不了你呢。」

  玩具听完后彻底惊呆了,像是宗教中地狱一样的无尽刑法正等着自己,玩具几乎是高喊了出来:「对不起……请饶恕我……请丽莎大人踩碎我的蛋蛋……」
  「这就对了。」丽莎脚后跟一起踩在了高跟鞋中,一声沉闷的巨响……完全超过了人类双脚落地时可能拥有的体重发出的声音。二对睾丸完全变成了血肉一片黏在了丽莎脚底,两个玩具同时惨叫着,一开始不从的玩具完全放弃了所有心理防线后甚至在疼的打滚。

  这狼狈景象多少给丽莎带来了些许欢乐。

  血手抓起两个玩具丢入了牢笼中,牢笼的底层开关突然被打开,毫无防备的一通人瞬间落入了燃烧室。

  丽莎的双脚和高跟鞋中沾满了鲜血和碎肉。她看向两个舔脚的奴隶,「过来,把主人脚上的这些全部舔干净。」

  看着丽莎玲珑的双脚上遍布着其他男人生殖器的血污和碎肉,两个脚奴毫无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爬过去,就在两个脚奴的舌头刚刚要接触到丽莎的充满血污的高跟鞋的时候,丽莎连忙移开了双脚。

  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4个奴隶,丽莎要的只是纯粹的服从,就好像遥深爱着自己的爸爸,丽莎也爱着自己的奴隶。

  「真要吃下这些垃圾的话,射出来的精液品质都会下降的。」丽莎对奴隶们摆摆手,身上的血肉被吸收进到身体「走啦,到我房间来,当然,还有你玛格丽特」

  女仆听到自己的名字后露出了恐惧又略带惊喜的复杂表情。

  ——————————————————————————————

  虚弱的女孩睁开双眼,全身上下满是各种输入和导流各种液体的管道,女孩看向正缓缓滴落鲜血的血袋。

  『不要害怕……只要打上这个,身体就会好起来。』她脑中回想起爸爸的声音。

  不要害怕……

  不要怕……

  不要……

  「不要……啊……求求你……」丽莎的香艳的娇喘在屋子中回档,刚刚爬在地上的胖子抱起丽莎纤细的腰肢,把粗壮的阴茎送入丽莎含羞的粉穴之中。「被沾污了,丽莎已经被沾污了……进来了……这么粗是不行的……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求求你饶恕我……请原谅我……」

  「主人……啊……」玛格丽特跪在丽莎的对面,两个面色娇红的少女绝望的四目对视,在玛格丽特的背后,刚刚因为私自射精的鞋奴正在的享受玛格丽特的花芯之美。

  丽莎的表情瞬间从求饶的神情变成了恶魔的微笑:「这是对你们的惩罚哦……玛格丽特……以及鞋奴……以后让你成为大家的专属RBQ怎么样?只要他们想要,你便需要为我的奴隶提供侍奉服务。」

  「一切……一切听从主人的安排……我是……主人的……玩具……」玛格丽特的喘息着说。

  「哦……玛格丽特,我亲爱的玛格丽特,你现在真是变的会说话了呢。还有,鞋奴,,既然你那么喜欢射精的话,那么,请你今天必须在玛格丽特身上射精10次才可以停下来。」

  两个脚奴捧起丽莎的玉足,灵巧的舌头在珍珠般的脚趾间来会漫游,每一根玉趾都细细吮吸,张开大口,把整个细嫩的小脚吞了下去,脚趾直接深入了自己的喉咙,一个脚奴已经按捺不住,直接爬到了床上,一把抓起丽莎的头发,直接把肉棒送入自己垂涎已久的粉嫩小口中,而另外一个脚奴也把丽莎翻转了90度,和胖子一左一右一进一出的享受的少女下半身的两个小穴。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只是个借助别人力量狐假虎威的狐狸精……饶了我吧……求求你们了……对不起……」丽莎的双眼甚至已经哭红了,一个奴隶正在把刚刚射完的肉棒在丽莎脸上摩擦。

  ……

  妈妈给少女擦掉了额头的汗液,并且把游戏机收了起来。「你应该多休息……不要老玩游戏了。」

  「可是,总是呆在医院中很无聊啊……哎……」少女望向天空

  「你是谁?」窗口坐着一位黑长优雅的少女。

  「我的名字叫做惠……我可以治好你的疾病……而且,还可以给与你游戏中主角们的力量……只不过,从那以后,你将失去部分你曾经拥有的东西,你要为去完成我们交付的任务。」

  叫做惠的小姐姐说的话很奇妙,本应该嗤之以鼻的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值得令人去仔细思索。

  「我不明白,我曾经拥有的东西是什么,我会忘记我的父母吗?」

  「不会,但是那些对你都不再重要,你几乎不会去思索你的过去……」
  「我果然无法理解呢……」

  「没有关系,我会再来找你,如果你答复,我就会带你走。」

  ……

  丽莎和玛格丽特舌尖连起一条银丝,两个人相互交换着彼此口中的精液。
  偶尔,只有在最亲近的奴隶前,丽莎才会玩这样的游戏。虽然不断的痛苦着挣扎,低声下气的说出一声声求饶的话语,但是那仍然是残酷统治着他们的女王。一开始,她的奴隶根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但是在药物的作用和不断的调教下,也开始渐渐有模有样了。

  她有时会突然讨厌一切,但是她最讨厌的就是自己。

  ……

  「对不起……我们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方法……请原谅……我们……」病床边的男人泣不成声的按下了按钮。

  「我被爸爸和妈妈抛弃了吗?」

  「这么说是不准确的,只不过,以他们的能力,无法把你的身体治好,不过,我们可以。」

  少女看了父母最后一眼

  「那么,请带我走吧……」

  监视器的心跳成为了一条直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